杨晨用自己的努力,闯出了一条德国路。德甲征战3年,打进16球,这样的纪录至今无人能破。除了德甲那段辉煌的记忆,他的脑海中至今还留着一抹绿色,他曾代表国安征战4年职业联赛,他的家就在北京,这座城市是他最牵挂的地方。

小学二年级开始练球,但杨晨在北京最辉煌的时代是在北京三队和一队度过的。在国安的日子,他不但要和众多大牌前锋竞争,还要不时地与伤病缠斗。4年,作为前锋,他只进了7个球

1994年4月17日,国安客战广东宏远,杨晨连过对方三名球员,拔脚怒射,攻破了区楚良把守的球门。这也是国安职业联赛史上第一个球。“当时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进球,而且进的还是区楚良把守的球门。”每当看到这个进球视频时,杨晨都会感叹一句,“那时简直太年轻了,现在,老了。”

杨晨的家位于丰台区东高地,紧挨着南苑机场。父母是普通工人,在航天工业部211厂上班。邓乐军的父母当时也在那里工作,他们从小就认识。杨晨的父亲没练过体育,却有不错的运动天赋,曾在老年工人运动会上拿过跳远第1名,篮球也打得非常棒。他还喜欢足球,一直遗憾自己没练过,所以就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。

有一年,父亲从报纸上看到一则北京市少年宫体育培训班的招生启事,就给杨晨报了名。那时,他上小学二年级。当时报足球项目的有100多人,最后选上的只有杨晨和一个之前练过武术的孩子。教练是国安球员周宁的父亲周广生。在少年宫的日子,杨晨最期待的是训练结束。因为结束后,偶尔会发块桃酥,或者每人发一个苹果。每到发东西时,他“心里就特高兴”。

离开少年宫后,杨晨辗转进入北京芦城体校。后来,他和周宁一起进了北京青年队,再后来,被调整到青年三队,韩旭、周宁等人则留在二队。除了年龄小,杨晨认为,被调整的原因是,家里条件一般,没有路子。当时与他一起在三队的还有南方和李洪政。

到三队后,杨晨很郁闷,一度不想踢了,“我的学习成绩不错,考大学没问题。”三队教练刘敏新及时找他谈话,极力挽留,“你跟着我好好练一年,肯定没问题。”杨晨留下了,他在三队的这一年进步明显,几乎包办了全队的所有进球。1992年,18岁的杨晨从三队直接进入一队,并参加了1993年的全国比赛,还入选了戚务生组建的国奥队。

1994年,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拉开帷幕,杨晨身披国安10号球衣征战甲A联赛。在队里,他和周宁是小字辈球员,“体能训练时,我俩跑在最前面;比赛中拼得最凶的就是我俩。”刚到国安时,杨晨月薪1200元,跟老队员没法比。“那时候小,不在乎工资,能挣钱就挺高兴了。”在国安效力时,他的月薪最高只有1万元左右。

在国安那几年,杨晨过得并不如意。刚开始,他要与高峰、高洪波、翟彪、谢峰等名将竞争,再后来,国安进攻端又是冈波斯、卡西亚诺、安德雷斯的天下。此外,伤病也不时来“串门”。1996年4月,杨晨左腿半月板伤情严重,不得不手术。手术康复后,又在训练中与队友相撞,腓骨骨折。“接二连三受伤,状态自然会受到影响。”他说。

经施拉普纳介绍,杨晨1998年赴德国踢球。联赛第3轮,他打进了在德甲的第1个球。打进3个球后,杨晨搬进了大房子,法兰克福还给他配了车。在德甲的首个赛季,他以8球的成绩成为队内第一射手

当杨晨在国安陷入困境时,他职业生涯中的又一个贵人出现了,那就是国足前主帅施拉普纳。

1998年年初,施拉普纳与国安联系,准备运作杨晨到德国试训。“球队当时不想放我走,可留在国安也打不上主力,有点儿鸡肋的感觉。”在施拉普纳之前,青岛队两次找到杨晨,希望引进他,并派了一位总经理来北京找主帅金志扬谈。结果,还没开始谈,青岛的代表就被金志扬“骂”回去了,“杨晨要是出国,我支持;要是去国内其他队,我坚决反对。”

“金指导当时特明智。”回忆往事,杨晨认为三名教练对他来讲意义重大,“第一个是周广生教练,他是我的启蒙老师;第二个是刘敏新指导,不是他,我很可能就放弃了足球;第三个是金指导,我出国踢球他帮了大忙。”

1998年2月,杨晨抵达德国,第一站是施拉普纳的母队曼海姆。试训时,他膝盖旧伤复发打算回国,但施拉普纳建议他留在德国疗伤。在德国,一边疗伤一边踢球,没有德语基础的杨晨遇到了不少麻烦。吃饭时,他会将牛肉、鸡肉等词汇记在本子上,点菜时拿给服务员看。厨师当然不会按照中国人的口味烹调,“不管好不好吃,我都得吃。好在西餐对运动员身体特别好,我也比较适应。”

1998年4月,曼海姆同多特蒙德踢了一场热身赛,伤愈复出的杨晨表现出色,被法兰克福球探看中,邀他去试训。试训三个月后,杨晨被法兰克福以7万马克从国安租借一年,他也成为中国登陆欧洲五大联赛的第一人。法兰克福给杨晨租了一间房子,在楼的顶层,呈三角形。家具家电一共三样:床、桌子和电视机。房间太小,摆不下第二张桌子,电视机只能放在地板上。房子距电梯很近,电梯升降时会发出很大的噪音,杨晨常被吵醒。后来有德国记者到杨晨的房间采访。“他们都惊了,觉得法兰克福对我太差了。”杨晨回忆说。

1998-1999赛季德甲联赛第3轮,法兰克福对阵门兴格拉德巴赫,杨晨攻入他在德甲的第1个球。“在德甲,如果一个前锋两轮不进球的线轮的压力就会很大,除非你的名气很大。”杨晨说。他为法兰克福打进第3球后,俱乐部为他在富人区租了一间较大的房子,还配了专车。选车时,杨晨挑了排量较小的三菱,“我刚到这里,还是低调点儿好,没想挑豪华的车。”因此,全队集体开车外出时,杨晨常被甩在后面。

那个赛季最后一轮,法兰克福在保级战中5比1大胜凯泽斯劳滕。杨晨首开纪录,并贡献一次助攻。保级竞争对手纽伦堡1比2输了球,法兰克福惊险保级。为了转播那场比赛,央视放弃了德甲冠军争夺战。在德甲的第一个赛季,杨晨出场23次,进8球,是队内的第一射手。在杨晨看来,在德甲的这种质变与信心有关,“在国内踢球,压力很大,容易越踢越不自信。在德国,教练一直鼓励我。以至于我回亚洲参加国家队比赛时,都特别轻松。”

一年后,法兰克福希望与杨晨签一份3年期的合同,和国安展开了马拉松式的谈判。谈判历时3天,双方除了吃饭、睡觉,基本都在唇枪舌剑中度过。最终,法兰克福如愿得到了杨晨,条件是131万马克的转会费外加培训4名国安年轻球员。131万马克,这是当年国内球员第一身价。

在德国5年,杨晨想家了。回国后,他加盟深圳,随后辗转厦门。退役后,他在江苏舜天先后担任助教和领队。对于13年的职业球员生涯,杨晨说,他的句号画得非常圆满。如今,身在江湖,他依然心系京城

没多久,杨晨的身价就涨到了400万马克。那是在法兰克福的第2年,凯泽斯劳滕看上了他,出价400万,但转会没有成功。

杨晨认为转会没成功与施拉普纳有一定关系。施拉普纳把他引荐到德国,他很感激,但杨晨认为,施拉普纳并非最适合自己的经纪人。1999年,他换了经纪人。

在德国,曾爆出杨晨同主教练马加特关系紧张的消息。“我跟马加特没什么积怨。我受伤时,他总觉得我伤得并不严重,仅此而已。”

2001年,法兰克福降级,杨晨为了帮国家队打世预赛,错过了保级战。提及此事,他心生遗憾,“前两年保级时我都在,偏偏第3年不在。哪怕我在,你降级了,我也心甘情愿啊。”跟随法兰克福踢了一年德乙后,杨晨合同到期,自由转会到圣保利踢了一年。

在德国踢球时,杨晨的工资不高。跟随法兰克福征战德甲,他月薪两万欧元左右,其中一半要上税。“具体能拿到手多少钱,记不清了。我去德国踢球,真不是为了钱。”杨晨说。

在德国5年,杨晨踢了3个赛季德甲,进球16个;两个赛季德乙,进球8个。在圣保利时,他因韧带断裂缺席多数比赛,同时他也动了回家念头,“出来5年,父母年龄大了,我想回到他们身边。”当时除了国安,上海中远、大连实德、山东鲁能、深圳健力宝等球队都想引进杨晨。有俱乐部老板提着现金去找杨晨,被他婉拒了,“在德国,转会签合同是要落在纸面上的,很正规。提着现金,我觉得没保障。”

杨晨首选是国安,但最终去了深圳。当他代表深圳回北京比赛时,有球迷把他的头像和美元放在一起。对此,杨晨很理解,“爱得越深,最后恨得也就越深。高峰、高洪波、谢峰他们回来打比赛时,也是这样的待遇,我完全理解。菲戈回诺坎普,还不是一样被骂。”说到加盟深圳的原因,杨晨很坦率,“国安当时起来了一批年轻球员,同时,我也应该尝试一下新的足球环境。在家乡踢球,无形中会有很多压力。”

他到深圳时,上千名球迷去接机,“那种场面,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见到,非常感动。”在深圳踢了3年,杨晨拿到了中超联赛冠军,也参加了亚冠比赛。后来球队不太稳定,他受高洪波之邀,去了厦门。在厦门踢了两年,球队降级,杨晨正式挂靴,结束了13年职业球员生涯。这13年,杨晨曾在德甲踢过球,拿过中超冠军,踢过亚冠,还代表国家队征战过10强赛和世界杯。他认为自己球员生涯的句号画得很圆满。

退役后,杨晨在江苏舜天先后担任助教、领队。2010年,他在德国拿到了职业教练员A级资格证书。

性情耿直的杨晨,以前说话办事都很直接,但现在,他变了。“得换个方式了,球员都是孩子,我说的话既不能打消他们的积极性,又要让他们明白道理。有时换一种说话办事的方式,别人就能接受。我为什么不那么做呢?”

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,杨晨始终如一地挂念这座城市。国安2009年夺冠时,他激动万分;北京男篮2012年夺冠时,他开心不已,他说不光自己是马布里的粉丝,全家都是老马的粉丝。

新京报“北京国安20年系列人物报道”昨日的主角是高洪波。该报道引起了大量球迷的关注,很多人通过微博表达对高洪波的喜爱之情。

消瘦的身材,冷峻的外表,懒于奔跑但善于跑位,速度不出众但在最关键的抢点、捡漏方面却显示出超群的能力,总能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最危险的地带,并一招致命。因为上述特征,高洪波收获了“冷门杀手”的绰号。多年之后,很多球迷对他的杀伤力仍念念不忘。球迷entraineur说,20年前看国安,主要是看他(高洪波),门前感觉最好的球员。网友“宣武门胡同串子老张”则把高洪波拿来与郝海东作比较,“如果论门前射手的嗅觉,他比郝海东要强很多。这才是杀手本色!”

高洪波球场之外格外低调,休假时,他就在家给妻子孩子做饭,送孩子上学。网友“MISSROSE”爆料说:“他经常带着孩子和老婆去广渠路那儿吃必胜客,我为他点过N次餐了,还要过签名。”

高洪波年少成名,中学时,他就已经是球场上的明星了,曾经一届比赛进过23球。资深国安球迷李水清老先生收藏的剪报显示,早在1981年,15岁的高洪波就入选了北京市中学生足球(乙组)最佳阵容。

从球员的角度看,杨晨是中国足球的洋务先锋,用成绩证明了自己的实力;从退役后的工作看,他在舜天的成绩有目共睹,一步一个脚印挺进亚冠;从一个男人的角度看,他的人品令人无话可说,我从没有看过哪一个职业球员拥有他这样高尚的人品。

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